可以的話
我不希望看見妳們受傷的樣子

[御劍先生似乎睡的很熟呢]
[呵呵~咲実小姐也辛苦了]用藍波刀當開罐器的渚朝咲実笑著
時間是早晨
從手錶看還只是6點前,PDA顯示時間已經是開始之後的24小時
[昨天即使是很小的聲音都會很注意的保護我們,現在走到他身邊卻完全沒反應了]
[一定是相當疲勞呢~總一君也不是軍人,一直費盡全力的保護我們,一個普通的男孩子像這樣拼命,相當吃力呢]
總一因為昨天的疲勞仍然在深沉的睡眠中
但兩人儘可能的不想吵醒他
[男生~都是這樣子的嗎?]渚暫時將作料理動作的手停止,回頭看著總一
[是這樣子的話就好了呢]
是這樣子的話,就不會遭遇這些事了
[恩?]
[渚小姐,那個罐頭,旁邊沒有附開罐器嗎?]
[開罐器?]
[阿拉阿拉阿拉~]
[真的有附呢~~~]
兩人相視而笑
就在這時
逼~逼~逼
曾經聽過的電子音
從總一身旁三人的行李裡傳來
[怎麼了!?]
這聲音讓連總一惺忪的睡臉都不給予,瞬間從睡眠中恢復到清醒狀態
[御劍先生!]
總一從胸口口袋將PDA取出凝視著畫面
"警告"
紅色巨大的文字閃爍著
"3小時候本樓將成為禁止區域,請盡速向上方樓層移動"
[終於到了這時候了]
[上方樓層.....]同樣看著PDA的咲実望向總一
[要移動了嗎?]
[阿阿,開始準備吧]
已經準備好一半的食物短時間內吃完後,開始整理行李
剩下的食物和雜貨類的物品以袋子分擔背負
雖說是背包看起來卻像是軍用品
總一將藍波刀收起
雖然並不習慣打架,但比起讓另外兩人持有要好的多
實際上其實是總一不想讓兩人遭遇危險的事
作完最後確認的總一將PDA的地圖打開
從地圖來看,往上方樓層移動有兩個方式
首先是地圖南側的電梯
另一個則是北側的樓梯
其他的樓梯似乎已被破壞在地圖上都註明了x的記號
唯一只有這個樓梯是不具有此記號的
[該怎麼辦?]咲実將臉湊近
[這個嘛....我認為往樓梯比較適合]
[電梯不知道能不能一口氣直接上升到頂樓呢?]渚提出他的看法
[我也是這麼認為,但是渚小姐,我和渚小姐都這樣想的事,大家是不是也會這樣想呢?]
[還有~正因為是電梯完全沒有可以逃脫的地方]咲実補充著
[阿阿~是這樣阿~妳們兩人都好聰明喔~~]
[那麼就往樓梯移動可以嗎?]
[是的]
[出發~~~]
就這樣拉開3人第二天的序幕......

到達那裡的時候,總一才注意到知道自己的想法從根本就太天真了
樓梯的話要逃脫比較容易,電梯沒有逃走的地方所以危險
確實是這樣,但這卻是有前提條件才得以存在的結果
[那是...長澤君嗎?]從角落旁小心窺探的咲実回到兩人身邊
[.....阿阿,一定不會錯]來到樓梯旁的總一們,發現他就在樓梯附近監視著
樓梯前的空間製作以桌椅雜物推疊起小規模的屏障,長澤自己則守在那後方
且他手中還拿著相當大型的西方式弓箭,有那個的話確實能因應屏障所帶來的優勢
總一再次從角落窺探
所幸長澤並沒有注意到這邊,探頭探腦的看著附近的情況而已
本來總一們在發現藍波刀的時候就應該考慮到,除他們以外別人也會持有武器的可能性
結果浪費了其他的時間
實際上藍波刀入手的那時候就該一口氣往上層樓動移動才對
考慮避免戰鬥為前提而不這麼做的總一,就在那時候他們所採取的行動全部轉變為陷入絕境的方向
總一他們來的這裡也花費了許多時間,這層樓變為禁止區域的時間已經不長了
前有長澤
後有時間的脅迫
前門之虎,後門之狼,正是這樣的情況
[可以和他商量請他讓我們通過嗎?]渚擔心的說著,確實能這樣的話是最好的情況
但有襲擊渚和花梨的前例存在,以比自己弱的人為襲擊目標的這種人沒辦法輕易相信
[該怎麼辦呢?要回到電梯去嗎?]
[.....不,不這麼做比較好]咲実理所當然的提案,總一稍稍考慮後便反對了
[雖是假定的可能性,要是往電梯方向去卻也遇到不能使用的情況,沒有在回到這裡的時間了]
[那應該怎麼辦才好....]
[必要的時候由我來突擊,趁這個時候製造出空檔,咲実小姐和渚小姐就.....渚小姐呢?]
開始慌張尋找的總一們發現她正在窺探長澤所在樓梯前的空間
與總一和咲実使用地點反對側的角落,那個角落應該看不見長澤才對....
[ne~總一君你看看那個]
但是渚維持那樣的姿勢指向樓梯前的空間,似乎在那裡發現了什麼
[發現什麼了嗎?]
[那個]
[那個不是小花梨嗎]
總一和咲実往渚手指的方向注視
確實看到少女和總一們一樣正在窺探樓梯前的空間,對方也沒有注意到這邊,視線似乎專注在長澤的身上
[那孩子,不會想要就這樣衝上去吧~~~~]渚臉上充滿了擔心的表情
[......]思考的總一
回到電梯背負的危險,花梨的,其他敵人的,和剩下的時間
[御劍先生]看著這樣的總一微笑的咲実,似乎看透了總一考慮的內容
為什麼需要煩惱呢?
咲実的笑容裡蘊含了這樣的意思
總一嘆了一口氣,向兩人說著
[往北條小姐的方向移動吧]
[是的]
[真不愧是總一君,好有男子氣概~~~~]

[希望她不要太焦急才好]
[一定沒問題的,她不是會做危險行動的孩子]
[在那個角落的對面嗎?]
[阿阿 應該是]
[妳們兩人先留著這裡]
雖不認為對方會這樣做,還是小心為上
總一1人往角落的地方窺視
[恩?]
那裡並沒有花梨的身影
樓梯前有幾處從這邊看不到,保險起見再往樓梯前的方向確認,卻只看的到長澤
就在這時
[有什麼事?]
[嗚挖]
總一的背後傳來花梨的聲音,不知什麼時候被她取得後方的主導權
[不要回頭]
[北條小姐?是我,御劍]總一馬上將雙手舉高顯示他並無敵意
[....就那樣慢慢的轉過來]
[乎]總一慢慢的將身體轉向後方


北條花梨用銳利的眼神小心的注意總一,手中雖沒有持有武器,擺著似乎是格鬥技的架勢對準著總一
[有什麼事?]
[想和妳聯手]
[為什麼?]
[和妳一樣,想通過那裡]
總一維持兩手高舉的姿勢示意樓梯的方向
花梨看著總一的臉考慮著
[既然要突擊的話希望能增加人手,實際上,渚小姐和咲実小姐也並不適合這樣的行動]
[.....你還跟她們兩人在一起嗎?]
[阿阿]這樣回答的總一,感覺到花梨敵意的表情稍微下降了一些
[那妳覺得如何?只以通過那裡為前提也無所謂,要一起聯手嗎?]
應該是不錯的交易才對,對她來說必定也想通過這裡,否則她非得1人強行突破不可
[.....我明白了]
她吐了一口氣將架式卸除
[謝謝妳,北條小姐......那麼我們先往另外兩名夥伴的方向去,可以嗎?]
花梨點著頭

[哇~~~小花梨,妳還好嗎?]
渚一看到花梨就以飛也似的速度跑過來抱著她
一瞬間硬直的花梨,對這樣的狀況也感到疑惑,回答的表情也有些僵硬
總一對花梨變化的理由似乎有點能理解了,也許我們會對她不利也不一定
這樣的緊張狀態長時間加在一個人身上,從表情中明顯看的出累積不少疲勞
肯定沒有攝取多少睡眠
原本她一個人行動這件事本身就相當困難
[御劍先生]
[恩?我知道,能這樣納為同伴的話當然是最好的]
[....果然一個人還是太勉強了]
[阿阿,1個人......相當難受呢]總一的腦中瞬間浮現某人的身影,馬上甩著頭將這樣的感覺驅離


[那麼大家,我想說明一下現在開始的事]總一看著PDA說著
[如同大家所知道的,我們似乎已經沒有可以迷惑猶豫的時間了]
時間來到是第2日的2小時半左右,距離1樓變為禁止區域只剩30分鐘不到
[在等一下子,或是就這樣從長澤監守的樓梯突入不可]


可以看的出渚和咲実的表情因緊張而有些嚴肅
大概原本就這樣打算的關係,花梨的表情倒是沒什麼變化
她用冷靜的表情開口說
[那應該要怎麼做?]
[並不是什麼該怎麼做的那種作戰方式.......北條小姐擅長打架嗎?]
[.....是有過一些經驗]
[恩,這樣就由我和北條小姐先突入,對付那把弓,趁這時候渚小姐和咲実小姐隨後突破,差不多就是這樣]
[只有御劍先生們太危險了,不大家一起行動嗎?]對於總一示意的作戰方式,咲実擔心的提案著
[不,我也認為兩個人比較好]這時花梨卻回答了
[我一直在注意他,那傢伙,使用弓這方面大概是外行人]
[.....阿]這個瞬間,總一發現到自己完全沒考慮到這樣的可能性
就是這樣,就算是有那樣的東西,也不是馬上就能順利上手使用的
[外行人的話,因為不見得會呈現一直線的射程方式,兩個人的話就顯得比較好,大家一起行動的話範圍過大反而會增加危險性]
[原來如此,注意的非常透徹呢~北條小姐]
[這沒什麼,因為我記得朋友拿弓的方式而已]
[既然是外行人,似乎也不用考慮第二發的情況了]
既然如此,關鍵就在於不知會有什麼變化的第一射
[北條小姐]
[怎麼了?]
[妳能躲在我的後面跟著我嗎?]
[咦?!]對花梨來說是相當意外的一句話
為了減少被射中的可能性才將她引入為同伴的,本來是這樣認為
當然真的是這樣的話也沒打算抱怨,畢竟不這樣就得自己一個人突破,跟那比起來要好上數倍
但是總一的話讓花梨的預想和覺悟被徹底顛覆
[怎麼了?]
[不...沒有,那是為什麼?]花梨壓抑著內心的動搖,反問著總一
[恩,這是因為,我和北條小姐同時突入的話,顯然狙擊的目標應該是我]
[為什麼?]
[這是由北條小姐說的內容做的延伸,外行人的話大目標一定比較好,而且既然無法擊出第二發當然是先擊倒看起來比較強的那一方]
[如果這樣的考慮是正確的話,妳在旁邊被波及的可能性只會增加,原本應該瞄準我的箭矢反而擊中妳,那麼不如妳在我的背後,要是我被擊中的時候妳也可以衝進長澤的位置]
[.....我明白了]花梨仍然感到驚訝,以至於擠出這樣的一句話就相當吃力
[御劍先生!!]


[阿---我不要再聽妳們的意見了喔]
總一故意做著很煩的表情用雙手將耳朵塞住
[不要再開玩笑了!!要是真的被擊中的話該怎麼辦?]
[比起妳被擊中要來的好,至少也是比妳們要來的強壯的身體]
[但是!!]
[大家一起的話被偶然擊中的機率就會上升所以這樣就好了,在這之後作為交換可以讓我好好的偷懶~]
其實,不可能完全不害怕
對手拿的事大型弓,那種弓的威力在奧林匹克上不知看過了幾次
要是被擊中的話可不是簡單就沒事的
但是比起看到她們被箭矢刺穿要來的好
[.....渚小姐]
[什麼事?小花梨]
[那個人,一直都是給人這樣的感覺嗎?]
花梨指著咲実和總一互相來回爭論著的樣子
[總一君?]
[....恩]
[是呢~一直是這樣守護著我們,看起來似乎很沒安全感,實際上卻相當帥呢]
渚的話中明顯相當矛盾,但卻確實的傳達給花梨了
[.....]花梨感到不可思議也是沒辦法的事,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有能守護別人的人存在
但是同時也有了可以理解的事
正因為他是這樣的男人,咲実和渚才會到現在仍然能露出微笑這點是無庸置疑的
[準備好了嗎?]
[....恩]深呼吸數次的花梨點著頭
順序是這樣
首先由總一和花梨以縱列方式突進
在這個時候由渚來判斷突入的時機,咲実往後方警戒,雖然短短的時間,也不能排除後方有人出現的可能性
總一和花梨其中之ㄧ通過屏障的時機,渚在對咲実作信號兩人一起衝向屏障
藉著人數多的優勢將長澤無力化,再一口氣往樓梯上方奔跑
這就是4個人的作戰
[沒剩下什麼時間了,就行動吧]總一雖然這麼說實際上是希望在他不要發抖之前進行
[請小心一點,御劍先生]
[謝謝妳,咲実小姐們也不要太亂來,因為這樣的事而受傷的話就不好了]
總一將微震的手緊握壓抑著
[那麼出發吧]
[是的]花梨回答著

當長澤注意到總一的時候,總一已經跨越樓梯前空間的一半距離
[可惡,什麼時候來的!!]
[長澤!把武器收起來!我並不想和你戰鬥!]
總一有一半是認真的
但已經脅迫到總一他們為前提,長澤本身也相當好戰,總一知道這樣是無法說服他的
如同預想的,他很快的架起拉弓的架勢
但卻因為緊張將未架好的弦給放了出去
第二次則成功的將弓拉滿
距離還有15M以上,可以在到達前確實射出
[讓我來吧]花梨的聲音從後方傳來
同時花梨以迅速的動作將身體一轉從總一的背後出現
[妳在做什麼?!]動搖的總一大聲說著
[我有我的用意!!]花梨又迅速的回到總一的背後
被花梨行動影響的不單單只有總一,以為只有一個敵人實際上背後還有一人,讓長澤因為這件事而將還未完全瞄準好的弓給放了出去

箭矢以飛快的速度朝總一逼近
但只擦過總一的臉頰就往後方飛去
總一心涼了一下
也許當長澤德到弓時做了不少時間的射擊練習,狙擊的位置相當準確
但總一馬上切段這樣的思考,長澤所做的屏障就在眼前
這邊開始才是重要關鍵

[咲実小姐,我們也走吧!!]
[是!]
在背後警戒的咲実回到渚的身邊
[後方沒有問題]
[走吧,咲実小姐]
咲実往屏障方向奔跑的時點,正是總一越過屏障抓住長澤衣領的時候
加油,御劍先生
雖然知道沒有其他的方法,即使是這樣也不想看到總一施展暴力的樣子,但又希望他能平安獲勝,咲実的心中感到複雜
加油,御劍先生
咲実僅僅只這樣思考著持續的奔跑

[長澤!把那東西放開!]
[可惡]
長澤自知自己在近距離沒有勝算所以做了屏障作為障礙
在被接近之前可以射出兩發箭矢才對,卻因為意料之外的機轉只擊發一次
對長澤來說是最大的誤算
總一發覺長澤想要逃跑的舉動,先放棄奪取弓的機會而確保長澤本人的動向
馬上將弓奪下讓他逃跑雖然是最輕鬆的方式,但上層有什麼東西並不知道,要是拿新武器回來反而不妙
這時,晚些跨越屏障的花梨緊抓住長澤拿弓的左腕
[放開我!你這煩死人的女人!]
長澤將注意轉移至花梨的那一瞬間
[屋喔喔喔]總一看準這機會將長澤壓倒
突然其來的攻擊讓長澤還來不及反應就撞上地板
[沒事吧?!]
[痛痛痛,我沒事]但長澤卻一動也不動
[長澤,喂!]
總一確認他的呼吸,長澤還活著
[太好了,只是昏過去而已]總一鬆了一口氣
[御劍先生!你沒事吧?!]
[阿阿,沒問題]
總一先將長澤的弓弦用藍波刀切斷
自己沒辦法用,又不能讓長澤拿著,剩下的箭矢全部都折成兩半,如此一來這武器就不能使用
[大家走吧,已經沒有時間了]
總一抱起昏倒的長澤,開始往樓梯上方前進,要是放他在家裡遲早會因頸環爆炸而死

[.....亨,你們是笨蛋嗎?]
[長澤你醒過來了?!]正好是爬上樓梯的時候
[你們到底要愚弄我到什麼程度才高興?!我可是想把你們殺死阿!!]
[長澤,你]
[不要在這樣愚弄我!為什麼每個大人都是這樣!]
[以為這樣我就會感謝你們嗎?真正的笨蛋是你們!!]
長澤將總一伸出的手拍掉
[不是這樣的!我們是!]
[御劍]這時花梨抓住總一的肩膀
[走吧,我們已經盡到義務,本人都那樣說了,在這邊停留的話反而是我們會危險]
[這樣愚弄我,在殺那傢伙之前我就先殺了你們!]
因為頭受到撞擊的關係短時間還站不起來的長澤留在原地
四人往2樓的樓梯口前進
原本是想一口氣移動至3樓,但樓梯似乎是只讓人能移動一層
花梨警戒著周圍,幸好這附近沒有看到別的人影,就不必擔心有人埋伏
[...總一君]
[雖然很遺憾但有些事是怎麼樣也無法讓對方互相理解的]渚向著前方說著,在她背後的總一無法看見她的表情,但這時總一似乎有種看見她流淚的錯覺
[所以提起精神,好嗎?]但當渚這樣激勵轉頭的同時,卻是平常的笑容
逼~逼~逼
PDA傳來的警告音
"1樓已成為禁止區域!"
總一看著畫面上所顯示的生存者數,還是維持著11沒有改變,看來總一他們是最後離開一樓的人
時間是早上9點,從這個[遊戲]開始已經過了27小時

[大家,一直待在這裡就糟了,趕快動身出發吧]
[要去哪裡呢?]咲実背著背包說著
[要說的話當然還是戰鬥禁止區域,但為排除有埋伏的危險性盡量不要選擇最近的地方,北條小姐,你呢?]
渚看著花梨
稍稍考慮的花梨,最後還是點了頭
[我也認為那樣是最安全的方式,至少到那邊為止都一起行動吧]
[好]
總一開始確認地圖的位置,這層樓的戰鬥禁止區域有3個
第一個從這裡過去並不遠,稍微往南的地方,以注意陷阱的速度前進的話大約20分鐘
但將地圖擴大的話是誰都可能會前往的場所
剩下的兩處較遠,南東和南西,不管是哪個跟最近的地方比起來都要花上3倍的時間
南東的附近有可以往上移動的階梯,南西則什麼都沒有,硬要說的話是離南側的電梯較近
要迴避危險的話---------
[往南西前進,看起來是不怎麼有人會去的地點]
[是]
[了解]

4人所發出的聲音意外的相當大,也因此要發覺1個人所發出的聲音就相當困難,所以他先發現4人的存在也是相當自然的事
當手塚義光發現他們的時候,最初的想法是都跟著一群女人
而且移動的速度非常的緩慢,有時還會有停下來的情況
這樣的話一次要爆破2~3人豈不相當容易?
[但這些傢伙到底在做什麼?]
對這點感到不可思議的手塚決定暫且放棄攻擊的打算,繼續觀察
[大家,要注意這裡,有奇怪的突起物]
[是]
久未看到的陷阱,以找到的陷阱來說是第三個
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陷阱,但也並非是必須接觸才能通過的地方
[是這個阿....]
花梨到目前為止還沒看過陷阱的存在,像這樣看到實物還是第一次
[北條小姐,走吧]
[阿,抱歉]花梨往3人的身後跑去

[是這個]等到4人通過直至看不見身影之後,手塚來到總一們停止的地方
在地板的中央有個很不自然的突起點
材質和地板也有差異,謹慎的人就能發現
[但是,這到底是什麼?]
要壓看看嗎?
手塚拿著他當作武器的長水管嘗試按下那突起物,水管的長度足夠讓他能離開一點距離
卡渣
傳來的反應很輕微
嘎崆
[什麼?!]
突起點周圍的地板消失,往下掉落,成了約1M直徑長的洞穴
手塚小心的往洞穴看
在幾公尺的距離還可以看的見1樓的樣子
手塚到目前完全沒注意到的陷阱,在這裡首次發現
那麼那時果然也是這樣?
手塚想起自己將文香殺害的事
在防火捲門的對側總一似乎在說什麼的不斷喊叫著
那時僅僅只認為是個好機會,其實那一定也是陷阱之類的東西吧
[但這個...]
要是不小心踩到的話,現在恐怕已經身首異處
手塚感到背後傳來一股涼意
[做的不錯嘛]手塚感到佩服的是這個陷阱的性質,時間和規則的巧妙配合
[......謝謝你阿,御劍]然後手塚放棄追尋他們,原本在最初的情況是有機會就馬上偷襲,但有這種事的話就另當別論
時間與規則,手塚一個人笑著

[在這個角落的對面]
[有人悄悄跟在我們後面嗎?]咲実回頭看著後方
[沒問題,一開始雖然有誰在的感覺大概是弄錯了,一直都沒有人跟蹤我們]花梨回答著
順帶一提的是領頭的是總一,花梨和總一以前後的形式讓咲実和渚在兩人中間
[可以平安到達真是太好了]渚開朗的言語正代表著全員的心情

[痛,痛痛痛痛]
進入戰鬥禁止區域後,咲実馬上幫總一做傷口治療
[御劍先生,不要亂動]
[很痛耶]
[不仔細處理的話,之後嚴重就不好了]
[我知道了...]
[那要繼續囉?下一個是消毒劑]
[慢慢的擦...慢慢]
[就算慢慢擦痛還是會痛]
[果然還是不要好了]

[御劍先生!]
[.....嗚,嗚嗚,我知道了]
[總一君也有那樣可愛的地方阿~~~]渚邊打開新的箱子邊說著
這個房間裡有4個新的紙箱,外加一個急救箱,急救箱就正好放在紙箱的上方
[本來還以為,你24小時都這麼拼命呢~~]
[...那個人,為什麼會保護渚小姐們呢?]
[並不是只有我們喔~~現在也保護著妳~~]
[我也?]
[嗯嗯~而且,他也救了長澤不是嗎?]
[....這麼說來]
[總一君保護著我們.....實際上,明明是不殺害咲実小姐就無法得救的人]
[咦?!]
[怎,怎麼會,這是真的嗎?!]
[恩~是真的,要卸除他的頸環就要將持有皇后的咲実殺死不可]
花梨簡直不敢相信,眼前的兩人,完全想像不到是這樣的關係,原本還以為是利害關係一致,所以才能相處的那麼好
[總一君一開始就說了,自己無法殺人,也不想讓我們幫助他]
[所以才....]
[總一君知道自己無法卸除頸環,無法卸除的話自己會死當然也明白]
[即使是這樣也要保護我們?]
[理由我也不清楚,但,我想相信他,眼前就是這樣的現實]
[.....]花梨再一次往總一們的方向望去
因治療而大叫的總一,那樣子讓花梨更感到困惑
這個人到底.....
[阿,發現軟體,等等在交給總一君]渚的手上拿著類似之前的2個小箱子
小箱子上刻著"Tool-Positionning System"和"Tool-Timer off-limits"
[可以告知位置的和距離禁止區域還有多少時間的計時器嗎?]
[咦]花梨打開自己附近的紙箱
[渚,渚小姐!!]花梨焦急的聲音,並將紙箱中的東西取出

[小花梨怎-------]渚的聲音也停住了
2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同一點
花梨拿出的東西,是用著厚重金屬散發淡淡光輝的手槍

磅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響徹整條通道的聲音
雖然比不上首輪爆發的聲音,但附近要是有人在的話一定會被注意到
[這,怎麼可能!?]
排出的彈夾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
[是...是真的嗎?]咲実擔心的問著
木板上所遺留下的巨大彈痕
雙手傳來的反作用力
火藥炸烈的聲音
全部都是現實
[太天真了...]
[再不快點行動的話,一切就來不及挽回了]
[這麼著急是怎麼一回事?總一君說清楚阿!]渚的表情也很認真,收起平常的笑容
[這樣的東西可以被我門拿到,肯定其他地方也一定有槍,根據地點不同,也許還有更危險的東西也不一定]
[....這次如果被拿著這些東西的人埋伏的話]
[阿]
總一們的失敗在於沒有在第一天就來到2樓,讓他們陷入完全落後的不利狀況
[總而言之大家快點動身吧,北條小姐也一起,從現在開始,一個人行動的話實在太有勇無謀了]
[.......我明白了]
點著頭的花梨,內心卻相當複雜
想要相信他讓自己輕鬆的自己
和不能相信的自己
要是相信而被背叛的話就救不了妹妹
還想要有一個什麼
可以相信他的...決定性的某件事
[但應該要往哪裡去呢?]咲実提問著
[...最頂樓,那裡的話,就沒有在移動的必要了,要是最頂樓也有戰鬥禁止區域就更好]
[那麼我們馬上準備出發吧]渚回應著


也許是最後一次簡短的更新...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yato0220 的頭像
hayato0220

時之迷路

hayato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lses61104
  • 這次沒人領便當啊~
    不過下篇開頭就會有了吧

    最近春華的生活中充滿了便當
    感覺真是詭異=口=/
  • 這個嘛~
    請期待便當~XD

    生活中充滿便當是什麼樣的生活阿......(炸)

    hayato0220 於 2007/12/31 03:08 回覆

  • rwbwbs


  • 更新了~

    富姦病痊癒了嘛(驚)

    想不到密碼會背猜出來(廢話)
  • 這是迴光返照阿(炸)
    我已經病入膏肓了~~~~

    密碼其實很好猜阿~(笑)

    hayato0220 於 2007/12/31 03:10 回覆

  • 喵喵
  • 毆毆毆毆新更新

    等了一個月終於有新更新了耶 >/////< 好棒歐
  • 哈哈那時一直騰不出時間更新
    回家之前就更新一次~XD

    hayato0220 於 2008/02/03 09:53 回覆

  • lses61104
  • 又有殺傷力高的傢伙出現了啊XD~

    期待下次有獵奇成份這樣(真獵奇化?)
  • 距離上次說要發文...
    又過了好久(自鞭ˊˋ)

    hayato0220 於 2008/02/19 23:36 回覆

  • 喵喵
  • 又過了一個月

    Q_Q 怎麼還沒更新 快出現啊(敲碗)
  • 喵喵沒有看最新發的那一篇
    因為有漢化組要製作漢化的部份
    所以可能要考慮將這個部份停掉了~

    不過還是補上之前預定要更新寫的一點點內容

    hayato0220 於 2008/03/01 03:51 回覆